返回首页 | 遂宁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践行“两学一做”]遂宁环卫工段守辉:26年掏遍全城公厕
时间:2016年05月19日 来源:查看原文

    践行“两学一做”

  遂宁环卫工段守辉:只要单位需要我,我还想继续“掏”下去

  62岁的段守辉,已经在遂宁市环卫局工作26年,他曾用双手掏遍遂宁全城公厕。他心中的“合格党员”是:宁可自己一人臭,也要为市民带来方便,更要勤恳工作。

  四川新闻网遂宁5月19日讯(记者 赵权军 摄影报道)5月14日清晨,段守辉将帆布工具包放在车厢内,驾驶着单位配的环卫车(收垃圾车)去上班,这是他被返聘回环卫局工作的第750天。

  几年前,一车祸造成段守辉腿脚不便。然而,他没懈怠工作,每天坚守岗位,仔细检查遂宁城区内的每个厕所的设备是否完好,并反复查看经常易出问题厕所的鼓掌设备。

  “现在不用再下化粪池,已有专业吸粪车!”多年前,一旦公厕拥堵,段守辉就必须只身下化粪池,疏通管道。现在单位会出钱请先进设备操作,但只要段守辉一接到同事们拨来的电话,就会赶到现场,负责及时排解公厕内各种技术故障。

  坚守,工资从40元到如今1900元

  1990年,段守辉从部队退伍后成为一名清洁工。最初,他从清倒垃圾的环卫工师傅做起,两年后主动申请调往环卫工中最臭、最脏、最令人恶心的公厕维修部门担任公厕设备修理师傅。26年来,他给公厕修屋顶、贴墙砖、粉刷墙、换座垫、通下水道……别人闻到都会捂鼻子、皱眉头的事,段守辉却坦然面对,风雨无阻来回奔波。

  在长达26年的时间里,段守辉也从环卫局的临聘人员,工资从每月40多元、400余元,逐渐上涨到如今1200多元钱。面对微薄的收入,段守辉从没想过离开。

  2011年之前,维修部只有段守辉一人负责遂宁市区所有厕所内所有设施的日常维修,工作量很大,几乎每天都有七八起工作。段守辉说,那时一天最多会掏6个公厕,老城区因人流量大,若逢春节等节假日,极易出现公厕下水道被堵住的情况。他记得,十多年前遂州商城的一处公厕堵塞,他连续下化粪池一周,仅用镐头、铲子等简单工具用力推、拉疏通了下水道。

  在此次公厕疏通任务重,他装在胸前衣兜内的退伍证也被脏水给冲走了。为此,段守辉抱憾不已,一直希望能再次补办一个退伍证明。
  苦干,26年掏遍全城公厕

  遂宁老城区共有65个公厕,几乎每个公厕都曾被段守辉维修过。26年来,他仅用一只右手,掏遍了遂宁全城公厕的下水道。“闻习惯了,就不再怕臭了……”当别人发现清理下水道式都会唯恐避之不及,段守辉总是第一个钻入化粪池清理陈粪。

  为此,段守辉的右手也常年收到公厕内的盐酸、尿素、氨气等强腐蚀化学物质侵蚀,导致其右手长期严重蜕皮,且伴随奇痒。此外,遂宁老城区还有1300多个果皮箱,全部由段守辉一人负责维护。

  “厕所很脏,很多脏东西都被乱扔。”段守辉记得,十多年前,当他清理一处被堵塞的公厕下水道时,竟然从下水道内掏出了4只一次性注射器。据他猜测,这是“坏人们吸毒用的”,那天回家后,他曾仔细洗了好几次手,深怕自己被感染。

  段守辉说:“既然当了维修工就不要怕辛苦,尤其是当环卫局的维修工。”一次,玻璃塔星级厕所女洗手台的下方管道不通,受高度限制只能躺着维修,段守辉想也没想地直接躺在了地面上。不到10分钟,问题解决了,前来上厕所的市民很满意。

  遭遇,带伤后仍坚持上岗工作

  2008年7月21日晚上8点左右,段守辉在遂宁市城区东南角遭遇车祸。后经医生诊断,段守辉的左腿为开放粉碎性骨折,需住院静养半年。然而,当医生为他做完手术后,在其左腿上安装钢板,并在伤口缝合了19针后,仅仅修养了两周时间,段守辉坚持要回单位上班。他解释,因当时正值遂宁创国家卫生城市,他不想因自己住院就拖单位工作的后腿。

  2009年3月的一天,在段守辉车祸后第7个多月,他仍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路。突然接到遂宁市滨江路犀牛堤公厕管理员求助电话,对方称公厕洗手池的管道出现问题。随后,段守辉坚持要前往公厕查看,当他从自己的电动三轮车尾部拿出几张废旧报纸,垫在洗手池的地面上,拖着左腿,右膝艰难地跪下后开始操作起来。

  原来,因这个公厕的地势太低,再加上段守辉的腿脚不便,他就从办公室收集到一些废旧报纸,准备时刻拿出来垫在地上,方便自己躺着,或跪着操作工具,修理公厕设备。

  由于过度使用左腿,原本普通人一年就可愈合的伤口段守辉却足足花了7年时间。直到2015年5月,段守辉才到医院把左小腿里的钢板取出来。
  危险,只身下化粪池随时会窒息

  1997年8月,遂宁市城区北门的一处公厕刚结束了维修,满头大汗的段守辉准备回家吃午饭,还没等他跨进家门,管理员再次发现问题,立即召唤他返回。“段师傅,遂州商场公厕的化粪池堵了,你快点来看看。”段守辉立即骑自行车,赶往公厕处理。

  因为化粪池堵塞,公厕附近的街面上都是溢出的脏水,空气中是令人窒息的臭味,来往行人纷纷捏着鼻子绕道而行。通过实地检查,段守辉判断是化粪池被堵塞。然而,当他打开盖子准备疏通时,化粪池里的臭气直往上冲,熏得段守辉和民工们眼泪直流。

  令段守辉更恼火的是,因遂州商场的公厕容量大,化粪池内有近30吨重的粪便和垃圾,段守辉和同事们只能用一辆只能装700多斤的小车,一车接一车粪便往外拉。

  段守辉说,化粪池内浓度甲烷含量高,若人大量吸入该种体会导致死亡的气体,当时工人没有配置防毒面具。需要提前数小时打开化粪池盖子,稀释池内的可燃气体浓度。然后,段守辉一个人穿上雨衣、雨靴后跳入化粪池。在半人高的粪池里用铁钩、钉耙疏通堵塞的通道。

  在漆黑的化粪池内,厚厚的粪便被自然风干后,结结实实地被压在一起,即使是用铁钩、钉耙也捅不动,段守辉只能用手去抠。为了避免肺中吸入甲烷后中毒,段守辉只能每隔几分钟,就将头伸出化粪池口,大口大口地吸入街面的新鲜空气。

  段守辉记得,那次他们将30多吨的干粪便整整装了90车后才运走。那个星期,段守辉几乎失去味觉,直到一个月后,才慢慢恢复正常。
  返聘,只要单位允许我还要干

  2014年3月,当段守辉刚过完60岁生日,他主动向单位领导打报告申请:希望能留在环卫岗位上,继续服务。随后,他被环卫局返聘了,继续做公厕维修工。2014年9月,政府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将全市大部分公厕维修工作外包,但是段守辉除负责3个固定公厕的维修外,还承担了全市所有公厕维修管理和技术指导的工作。

  如今,段守辉的妻子也已55岁,同样在遂宁环卫局工作,且已经到退休年龄,段守辉鼓动妻子不要尽早退休,继续做环卫工人。“现在我们的孙子都大了,不需要老人带孩子,回家也无事可做,在这里还能做点事情。”段守辉说:“只要(遂宁市环卫局)局里需要我,我就继续努力干!”

相关附件:   

网站导航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

Copyright 2008 www.suini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共遂宁市委 遂宁市人民政府  承办: 遂宁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0825-2312860)